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
 

 
新闻动态
现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千家公立医院受骗欠债百亿!互联网+医疗巨头人去楼空,竟是60亿估值独角兽
发表日期: 2019-02-16
打印本页 字号: 关闭

原题目:千家公立医院受骗欠债百亿!互联网+医疗巨头人去楼空,竟是60亿估值独角兽

“河南有176家公立医院受骗。”

“河北省有72家医院和远程视界互助。”

“新疆30多家医院已经团结起来告远程视界诈骗。”

8月13日,来自黑龙江、河北、内蒙古、湖南、陕西等地的十多位县级医院院长来到北京远程视界团体最新的办公地址益园文化创意工业基地。几个月前,这家公司还拥有员工近5000人,子公司63家。

现在,整整一层办公室只有两名前台和零零星散来讨薪的去职员工。一位前台职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所有都在这了,就我们俩。”

与此同时,记者还相识到,险些天天都有融资租赁公司起诉公立医院的的民事案件和仲裁在各地开庭。天下因远程视界模式欠下租赁公司巨额债务的医院有近千家,绝大部门都是县级二甲公立医院,是当地医疗卫生事情的支柱。

四川一家县人们医院相关人士称:“我们欠了7000多万元装备租赁款,按一年收入1000万元,要不吃不喝10年才气还清。

“说好的装备都没到,我们签了一个亿的装备,一年毛利润才1000多万。”黑龙江一家县中医院院长李翔(假名)告诉记者。“远程视界最先答应的很好,说不用我们掏一分钱,从来没提融资租赁的事。”

不少医院至今也没搞清晰,为什么会突然背上几百万到数亿元的债务。

第一财经记者凭据裁判文书网公然的讯断效果,统计了远程视界、医院与租赁公司三方纠纷的31个判例,其中只有一例是医院胜诉,其他均以医院败诉或认赔了却。

记者相识到,多医院的基本账户都被租赁公司申请冻结,发下班资、采购药品等正常运营行为受到威胁。

自去年底,已有四川、北京、河南等多地卫计委下达通知,要求排查上报当地医疗机构和远程视界互助的情形。

来自北京计生委的通知

记者获得的公安部经侦局向各省级经侦总队下发的通知显示,“经开端核查,2015年至2017年间,北京远程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以协同医疗树模工程、国家科技支持企图等名义,与多地医院开展融资租赁营业互助……因远程未按约垫付租金,引发大量民事诉讼,医疗秩序受到严重影响。”

停止现在,公安部对远程视界案尚未定性,案件仍在核查阶段。

快速崛起的互联网+医疗巨头

北京远程视界团体建立于2013年1月,首创人韩春善医药销售身世,凭据官网资料,其担任过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特邀理事、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短短两三年时间里,远程视界一跃成为天下最大的医疗装备销售商。公司从最最先只有眼科营业逐步扩展到心脑血管、肿瘤、妇科、耳鼻喉、呼吸、中医及照顾护士等等9门学科。2016年就实现年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

远程视界的官网首页

“远程视界刚建立的时间,商业模式很创新。”一位医疗租赁上市公司高管陈萍(假名)对记者表现,“那时间各人都在想怎么让医疗资源下沉,这事确实很难。”

远程视界的生长恰逢互联网创业热潮和分级诊疗政策出台。用互联网手艺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看病难看病贵的观点立刻吸引了资源的关注。2016年6月,中金公司、汉富资源对远程视界举行了一轮8.8亿元投资。

2017年,上市公司中珠医疗(600568.SH)与银河生物(000806.SZ)先后抛来橄榄枝。去年4月,中珠医疗停牌,拟100%收购远程视界的肿瘤和心血管板块。不外,最后价钱没有谈拢。

随后,银河生物又企图以60亿元估值收购远程视界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权,而且向远程视界打去了3亿元订金。直到今年6月,银河生物还在更新收购的希望。

远程视界既不生产装备,也不投入资金,使得医疗装备销售行业都面临倾覆。远程视界是怎么做到的呢?

靠的是一种所谓医联体O2O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远程视界与医院和融资租赁公司签署了三方条约,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资方,资金到达远程视界的账户上,再由远程视界去购置装备,发货给医院,在这一模式下,医院需要负担的租金则所有由远程视界担保垫付。医院不用掏一分钱,只要提供园地,五年后就坐拥昂贵的装备和成熟的科室。不外,在这个历程中,由远程视界所购置的装备价钱往往大幅度高于市场价钱。

凭据协议,远程视界还卖力去网络患者,甚至报销医保之外的治疗用度。公司只要求,事成之后跟医院分成新增的收入。

“他们就占我们一个地方,答应医院零风险,我们以为就算不赚钱也造就了人才,5年以后装备还归医院。”陕西宝鸡一家县级医院院长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说。

“一个病人心脏介入手术要4万元,跟远程互助只要花两万,能让我们这里30万生齿受益,其时是很想引进这个项目。”湖南株洲渌口区中医院蔡院长告诉记者。

公然资料显示,远程视界还承办和资助了种种顶级医疗行业集会以取消医院的疑虑,这些集会的最后流程通常是,远程视界揭牌设立公益基金,或者举行向医院捐钱的仪式。

据官方网站资料,2015年8月,远程视界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下称“福利基金会”)提倡“集善·远程视界”专项基金,并到场了后者提倡的“集善扶贫康健行”公益项目。

打着福利基金会和扶贫办的旗帜,远程视界在20多个省会都会举行巡回运动,约请国家和当地卫计委向导,同仁医院、阜外医院等多家北京三甲医院代表,以及其他海内顶级医疗专家演讲,推介远程视界的模式和营业。

当地下层医院和医药署理商都市受邀到场这些运动。

“在我们这小地方,这些专家教授就跟神一样。之前他们(远程视界)天天给我的电话我都不信,但那次集会之后,我就最先信赖了。”远程视界在河南地域的一位署理商曹先生告诉记者。他在缴纳3万元署理费后,享有远程视界在当地医院的署理权。

像曹先生这样的署理商,天下另有4000多位,根据省、市、县、院分级,他们向远程视界缴纳的署理费少则数万元,最多的达400多万元。

有资料显示,2017年4月远程视界被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信用治理中央等机构评为的“行业十大信用品牌”;同年5月,韩春善被中国商业创新大会授予“中国品牌建设优异人物”;同年6月,公司在中国医生团体大会上荣获“2017中国医疗创新团队奖”……

医疗界神话轰然坍毁

据公司官网资料,2018年1月30日,远程视界带着空军总医院、航天总医院的专家在江西省宜黄县卫计委集会室举行了“慢性病康健治理事情培训会”。这成为了远程视界最后一次公然运动。

从今年1月最先,公司彻底停发人为,员工成批去职。同时,融资租赁公司、署理商、装备商、医院蜂拥而至,远程视界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韩春善小我私家股权遭冻结,针对公司的诉讼案件铺天盖地。

从声誉巅峰到一地鸡毛好像是一夜之间。

“远程从头至尾就是玩资源运作,靠署理商的关系,用公立医院的名声,套租赁公司的钱,让这三方来围着他转,这是个很高明的手段。”已从远程视界去职的前员工方泽(假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问题的苗头早已泛起,2017年年头,远程视界资金链骤紧。公司以筹备上市要封账为理由,不再支付装备租金,不再向北京医生专家支付报答,署理商和员工的奖金更是扣住不发。

“头两年还不错,装备也到了,他们(远程视界)支付了租赁款,答应装备给免费使用,”2014年起与公司互助的河北承德平泉市医院的王院长说,“2017年下半年最先不行了,耳鼻喉诊疗台迟迟到不了,专家也没有过来。”

现实上,同仁医院、安贞医院、阜外医院、宣武医院等多家北京大医院都在去年先后与远程视界终止了互助。

“北京专家的报答开头还给一些,厥后就欠着,可能欠同仁医院有两三万万元。”方泽说,“一些医院拒绝互助以后,公司又不停找新的三甲医院来接手。”

资金吃紧并没有让远程视界放慢脚步,公司反而变本加厉,深入区县赛马圈地,加速从融资租赁公司套取资金。

“我们到现在一毛钱装备都没看到。为了放装备,把一栋楼都装修睦了,还掏钱送医生到阜外医院去培训,效果回来没有装备,做不了手术。”前述湖南县级医院蔡院长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该医院于2017年4月与远程视界签约心血管项目,装备总金额约3000万元。可一个月后,远程视界就称资金链泛起问题,拒绝支付租金和发货。

前述黑龙江医院也在去年签约远程视界,脑卒中、耳鼻喉两项装备款一共4930万元。

“我们根据公司的要求建好了园地,效果只收到了一个遐想牌的低端电脑和内里一些软件。远程说资金链断裂了,不给交租金。”院长李翔告诉记者,租赁公司随之申请冻结了医院账户,要求医院负担每个月150万元的租金。

迫于租赁公司、医院、署理商的压力,远程视界今年一再公布澄清通告。

5月25日,远程视界公布《北京远程视界团体股东召集资金解决问题》,认可了资金链重要,但表现“泛起还款难题的医院仅约60家,经由商量,已经解决了八成以上的装备租赁公司和医院泛起的逾期问题。”

7月5日,远程视界宣布组成暂时股东管委会以清查和处分公司资产。大股东、董事长韩春善出局,副董事长曲明光任管委会主任委员,其他成员除了公司员工持股平台,另有多家着名投资机构,如杉杉股份(600884.SH)控股的穗甬控股有限公司、国开行旗下的国开科技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等。

与此同时,银河生物也宣了结止收购远程视界子公司。凭据公司通告,此前银河生物支付给远程视界的3亿元收购订金存在退不回来的风险。

把远程视界从租赁公司套取的资金、署理商署理费、医院回款、供应商欠款以及中小股东的投资款一切加起来,远程视界吸纳的资金在百亿元级,这些钱都去哪了呢?

8月15日,远程视界由于拖欠租金,于北京益园的最后一处办公地也被物业关闭。

医院、租赁谁来背锅?

远程视界关门大吉了,却留下一片散乱。

事实有几多家医院卷入其中还没有准确的数据。远程视界方面称,共与天下700余家医院互助融资租赁项目。方泽预计在1200家以上,而另一位前远程视界员工汤哲(假名)则以为有900多家。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相识到,远程视界在每个地域运营时,通常会选择几家医院举行试点,保证装备、专家供应,然后将周边医院带来观光考察,因此,与其互助的医院往往是连群成片。

多位医院院长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表格,统计了442家与远程视界签了三方装备采购条约但装备未到位的医院,涉及六个科室,总金额高达63.1亿元。

他们绝大部门是县人们医院、县中医院等县级公立医院,也有少数地市级医院。2014、2015年签约的医院大部门能收到装备,可是从2016年最先,形势突然扭转。442家医院中,没有装备或者装备不到位的占85%。

由于公司未按答应向租赁公司支付租金,公司互助的38家租赁公司纷纷来到医院索债。大量医院的基本账户被冻结,险些天天都有租赁公司起诉医院的案例发生。

根据租赁条约,医院是承租人,租赁公司是出租人,远程视界是装备供应方。租赁公司将装备款打到远程视界账上,远程视界采购装备送到医院。虽然远程视界负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但外貌上,医院仍是第一还款责任人。

“我们现在天天忙着诉讼保全,把远程和医院都诉了。”华北一家租赁公司医疗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医院吃哑巴亏,但医院有还款实力,现在只能通过医院解决。”

记者梳理公然判例显示,多数裁定都没有采取医院提供的远程视界答应垫付的证据和理由,仅以租赁条约判医院败诉。凭据条约约定,这类案件都是在租赁公司所在地审理或仲裁。

大成状师事务所状师杨舒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法院支持了租赁公司的诉求,由于租赁公司制定的花样条约内容对医院很是倒霉,许多医院在没有收到装备的情形下,都被要求签了收货确认书。若是只是民事诉讼和仲裁,医院基本上会是败诉方。”

她以为,若是远程视界不能被定性为诈骗,就只能根据民事裁决硬着头皮执行,这将给国有资产带来很大的损失。

现在,警方尚未对远程视界公司相关职员接纳强制措施。7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在接受远程视界条约诈骗报案后,以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决议不予立案。

“远程视界在签署条约之初就没有履约的诚意,基础没有为装备购置做任何准备。虽然前期铺垫阶段有过乐成案例,但这类似于庞氏圈套,敲诈的身分更多。”北京隆安状师事务所状师李维强以为。

而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某地警方观察效果显示,供货厂家并没有收到远程视界发来的供货条约,既没有收到定金,也没有订单。

一家被远程视界拖欠了数百万元装备款的眼科装备厂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一样平常而言,只有装备到达医院并调试好能够运行以后,装备商才气收第一笔钱,尾款之后再结清。

然而,所有医院都是在条约签署的当天就最先盘算装备租金,纵然是在装备没有到位、没有发生收入的情形下。在多个案件的庭审中,远程视界和租赁公司都无法提供装备的唯一序列号、发票,以及入口装备的报关单。

“医院都是做营业,对怎么搞金融不太懂,被蒙骗以后,就一步一步套进去了。”宁夏青铜峡市人们医院杜院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

记者观察发现,远程视界模式纵然在租赁行业里都属于创新营业。这种创新中,风险控制环节大大削弱。有了公立医院信用和明星企业的光环,租赁公司的尽职观察流程形同虚设,放款十分轻率。

前述租赁公司人士先容,租赁公司都是跨地做营业,营业职员在医院可能就待一个多小时,很难真正掌握医院的运营情形。

“都知道远程在玩资源运作,没想到有一天就玩不动了。”该租赁公司人士表现,“我们主要是看远程的资质,他体量很大,以为跟他玩十个亿一定没问题,终端又是公立医院。”

远程视界前员工汤哲告诉记者:“我们使命是把租赁公司营业员吃吃喝喝伺候好了,然后送上飞机走,完全没有做调研,只是走过场。若是病床很空,租赁公司会建议把其他病床病人集中起来,利便照相。现实上远程的项目90%都是不及格的。”

来自多方采访工具都向记者透露,远程视界为了尽可能从租赁公司套取更多资金,会修改医院的财政报表,虚增收入。

根据融资租赁行业的要求,放款额度一样平常是在医院年收入的20%-35%。但现实上,绝大部门医院都凌驾这个比例,而且存在多头乞贷的情形。

对于租赁公司和远程视界之间是否存在私下互助,浙江康安租赁(835319.OC)总司理范卫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租赁公司是真正的损失方,没有念头跟远程勾通套自己的钱。若是装备没到,医院挺冤,但也很无奈。”

范卫强先容,远程视界模式很是创新,公司2016年底发现公司在替医院垫付租金的情形后,实时制止了与远程视界互助。现在,康安租赁涉及的案件大部门是和医院举行司法调整,有的会凭据医院的还款能力将3年租赁期展期至5年。

当运营跟不上梦想的时间,“互联网+医疗”就必将演酿成一个金融游戏,成为风险故事。这些公立医院事实为何被套?这一切是谋划不善照旧蓄谋圈套?

下载第一财经APP

继续阅读第一财经系列深度消息来源

《互联网+医疗租赁沦为财技套资 各方为何深陷其中》

↓↓↓进入第一财经APP继续阅读

(扫一扫下载一财APP,24小时财经动态新闻随时掌握)

责任编辑:

   评 论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100101
© 冀ICP备133325号-5